首页首页新闻位置三
论金庸的十四部书,赏析金庸写作神格
作者:我不可知

  • 1955年,《书剑恩仇录》:

    1955年,金庸任新晚报编辑,受总编所托,写了首部武侠小说《书剑恩仇录》于报纸上连载。这部书可以说是金庸的处女作,和别人一样,处女作往往是写的不好的,所以《书剑恩仇录》可以说是金庸写的最差的武侠小说。我记得自己读此书的时候,还是17岁,当时看了好几遍的《神雕侠侣》、《天龙八部》、《倚天屠龙记》,仰金庸大名看了这本不出名的书。结果是我看完一遍《书剑恩仇录》,以后就再没看第二遍了。如今回想,我当时看这书时还不知道是金庸的处女作,只觉得此书还行,但不够好看。那时我看这书,也能代入进书里的武侠世界,但没看到什么激烈的感情冲突,也没什么特别的武功,人物、故事也都较为平淡,故而看了一遍就没再反复阅读了。如今作为老作者,我评价《书剑恩仇录》这书很老套,几乎是旧武侠的风格,有点像还珠楼主、王度庐、郑证因这些民国时期的书。旧武侠都一样,文笔叙述极差,编的故事很像现实生活般平淡,《书剑恩仇录》像旧武侠,就说明它不出色,金庸靠这种书也是无法风靡中国的。由于我只在17岁看过一次《书剑恩仇录》,到现今自然是全部忘光了,而以我现在的阅历,再看这书也是味如嚼蜡,看不下的。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评论这书的故事,人物,只能从前文几页来说,开局讲一个女主李沅芷老师陆菲青的武侠故事,情节设置得实在太过普通,就说陆菲青和几个武林人物的恩怨仇杀,并无什么引人入胜的隐情,而几个人物也绝非东邪西毒那么经典,所以这么一说,就能评出此书写的实在不怎么样了。

     

    1956年,《碧血剑》:

    这部书我似乎看过三遍,但也都是17岁左右看的,如今记得袁承志拜师,在山洞获得金蛇郎君的传承,以及几个女主角,温青青,九妹,还有一只手的五毒教主,能记得这么多,也算《碧血剑》写的不错了。《碧血剑》作为金庸的第二部书,有一个很大的转折点,就是把武侠小说的角色定位为一人,既主角,从他小孩讲起,讲他如何成长与生活,这无疑最适合让读者代入。而这一种写法,也不知是否金庸独创,总之金庸后来写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神雕侠侣》,皆采取这种主角为一人的写法。还有,随着金庸的武侠小说风靡中国,后写武侠小说的作者多半也是用这种模式写的,既先写小孩生活,加入奇遇,再写他成长,和江湖中人打斗,又加奇遇,与女主角的邂逅,相爱,在江湖里叱诧风云……可以说这些元素就是构成一部武侠小说的这么回事,但读者就是看不厌,因为模式虽一样,但模式套着的故事内容却又是很不一样的。如同我们小孩总喜欢玩追逐游戏,游戏模式一样,但你追我赶的过程又不一样了,所以继续沉迷的玩下去……

     

    1957——1959年,《射雕英雄传》:

    呵呵……这部书实在是一个传奇,让中国人都知道金庸,而金庸之成大作家之名,也是由这部书而起的。其实大家所以对《射雕英雄传》耳熟能传,并非此书就是金庸最好的武侠小说,只不过是因为80年那部黄日华、翁美玲演的连续剧,实在太经典好看了,故而凡看电视者,无不知道《射雕英雄传》,而不看电视的能有几个人呢,所以自然是全中国华人都知道这书了。大家都知道金庸了不起,可是知道金庸哪里了不起的,估计没几人。现在我来说说,金庸写第一部武侠小说《书剑恩仇录》的时候,写的是模仿旧武侠的,写第二部《碧血剑》的时候,就发现了该设置为单写男主角并有奇遇,写第三部《射雕英雄传》,金庸真的是玩熟武侠了,什么剧情,人物,俱皆编得很有娱乐价值,那文笔也玩转得直逼四大名著。(因为现今的金庸小说最新版本都是经过金庸屡次删修的,所以现今他的书文笔皆与四大名著比美是还不算那时的。)

    鉴于《射雕英雄传》的经典传奇性,我仔细来讲此书的文笔、故事、人物如何写得经典。开局,一个说书人讲故事,讲出了宋朝末代的被金国凌辱的背景,而后说书人与郭啸天杨铁心进入酒店饮酒,把牛家村的场景都写得栩栩如生。一番类似文学的描写之后,旋即转为武侠小说,安排了一个黄药师弟子曲三的高明武艺。再过不久,安排了小说的第一个鲜明人物丘处机,写丘处机与杨铁心误会相斗,写丘处机与金国军士的厮杀,我如今回想,自己小孩时看《射雕英雄传》连环画的时候,很是为丘处机的出现而震撼的。事实上,丘处机这个人物,太有型了,武功超凡,是个道士,一个人就把很多金国军士杀掉,然后给郭靖、杨康取名后离去,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。这里金庸把丘处机写完之后,就写到故事的辗转起伏了,郭啸天与杨铁心家遭官兵围杀,杨铁心与妻子包惜弱分散,之后很长字都写这个故事,一直是到江南七怪出现,呵呵,大家回想下江南七怪出现是何等场景,什么神偷朱聪,骑马高手韩宝驹,各式各样的江南七怪。这些个人物该都符合小说人物那种异怪性吧。而金庸不仅写出人物,另写神奇武功,就是丘处机托着一个酒缸步上酒楼,与江南七怪你来我往的用神奇武功打杀,在21世纪前,金庸所写的这些武功都是很合读者胃口的。

    金庸的文笔、故事、人物说到江南七怪那就暂且打住不说了,毕竟书那么厚,内容那么多,若一一去说这个情节那个情节如何,恐怕不仅我说的累,读者看了也烦。现在我只说说《射雕英雄传》的经典人物,东邪,西毒,南帝,北丐,事实上大家都知道书里,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每个人物,幕后都有一个故事的,并且牵扯这四个人物的故事越来越多,这显然是金庸写书之前预先设计布局好的,比如东邪黄药师,开始是他的一个个弟子出现,之后是他与《九阴真经》的故事,又有他和老顽童周伯通如何相斗的故事,这些故事情节都是绕着《九阴真经》开始编的,结果是越编越多,使东邪西毒在人物与故事上完美配合。

    剩下,且说《射雕英雄传》的主角郭靖与黄蓉的故事吧,金庸擅长描写故事,编的一个个情节都很传奇真实,令读者代入,什么郭靖与华筝的孩子情节,随江南七怪习武的情节,帮助铁木真战斗的情节,还有个得到马钰传其武艺的类似奇遇的情节,总之都编的有矛盾激情,令人代入的领略武侠江湖。这本书后来还奇遇不断,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,打狗棒法,《九阴真经》,俱皆与郭靖黄蓉有缘。

    总之,我现在想想,即使这部《射雕英雄传》算不上金庸最好的小说,但金庸在写第三部书的时候,能突破写成这样,也算奇人了,真的很了不起。

     

    1959年,《雪山飞狐》:

    这本书我只看过一遍,觉得还行,只不过仅仅只有一本,字太少,也没留下什么印象。估计因为它只是一本短篇小说,所以也没再看,就不多作评价了。

     

    1959——1961年,《神雕侠侣》:

    《神雕侠侣》或许是金庸最好的武侠小说,不论它的江湖如何,武功如何,故事如何,事实上让此书成功的是杨过与小龙女这两个人物。《神雕侠侣》是以爱情为主题去写的,这又是幻想武侠小说的一个升华,记得金庸创作第三部小说《射雕英雄传》,升华到把江湖世界写得完美的境界。之后写了本《雪山飞狐》,过度了一下,竟然再创奇迹,竟然写出了一部生活类爱情类的武侠小说,可称是金庸又一了不起的地方。虽然,我通过阅历判断,《神雕侠侣》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故事,另有来源,因为与历史上一名人的故事一样,金庸应该是借鉴了那个爱情经典,创作出《神雕侠侣》的,但无论如何,金庸终究是把一个爱情故事改编成一部武侠小说了,那么也不该太否定金庸的成就。

    似乎是写《神雕侠侣》前,金庸经历了丧子之痛,他的爱子査传侠在外国读书时自杀了。金庸曾回忆说,那日获知儿子自杀,他是一边泪如泉涌,一边写稿子的,可见金庸也是性情中人。或许是这桩不幸之事,令金庸长期难过,黯然之余,才会对古代那不幸名人与其爱情感兴趣,从而借鉴那名人经历为蓝本,创作了《神雕侠侣》这部伤感的小说。

    杨过与小龙女的师徒爱情,是早有蓝本的,但杨过的生活经历,则被金庸另外构思去写了。金庸受了那名人真实不幸经历的影响,竟然如有灵感,梦游般的,就进入到了文学家那种人文合一的境界,写杨过的不幸生活,从邂逅疯子欧阳锋开始,到与郭芙纠纷被打,被黄蓉、柯镇恶等冷眼相待,最后驱逐到了全真教,依然所遇非好,拜了赵志敬这等小人为师,这期间一长段的杨过的不幸生活,都是和那位名人的真实经历很像的,但金庸以丧子之痛,也写出了属于自己的杨过的感情。

    后来杨过终于进了古墓派,从小孩开始被小龙女收养,日久生情,朦胧相爱,这段情节也是与那名人的经历一模一样的,只不过那名人的自传里只是过于柔情的缅怀那段爱情,金庸却是把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写得山盟海誓、至死不渝了。

    在历史上,那位名人也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,不知多少人崇拜仰慕他,那位名人所经受爱情的对象女子,也是极其绝色的女子,只不过她的魅力是由男名人影响而成就的。

    现在《神雕侠侣》这书,杨过也是极具魅力,影响了很多男人,我曾看过某位女作家评论说:一见杨过误终生。可想杨过在少女心中的地位。而小龙女,女生视她为偶像,男人视她为梦中情人,同样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物。

    《神雕侠侣》之所以太经典,应该就是杨过与小龙女这两个人物,太有型,太有魅力了,所以令人深深感动,久久无法忘怀。

    虽然读者们各有所爱,有的说《射雕英雄传》最好,有的说《天龙八部》最好,但是按事实依据来说,《神雕侠侣》是拍成连续剧最多的。而在我眼里,《神雕侠侣》因为写的是那仿造名人的真实爱情,让金庸从娱乐小说家跨足到文学境界里,既人文合一,所以我认为它是最经典的。

     

    1960——1961年,《飞狐外传》:

    呵呵,这部书竟然是我看金庸小说唯一看不下去的一部,第一次看,只看到胡斐长大后与燕南天争斗那,第二次第三次,则都是翻了几页就扔了。可见金庸也非完人,人总是有瑕疵的,金庸也有写得失败的时候。

     

    1961年,白马啸西风:

   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,我看完了,并好像看过两三遍,但我记不住内容。可能是这书太过于写江湖恩怨,大阴谋,所以没什么主角生活感情,所以记不住。

     

    1961年,《倚天屠龙记》:

    金庸历经了《射雕英雄传》的写作突破,写武侠世界到大圆满境界,到《神雕侠侣》的写作突破,步入文学殿堂境界,估计金庸还想再次突破,但已江郎才尽,他所拿手能写的,全部都写了,生活的阅历,神秘的想象力,全部用尽了。所以他创作的《倚天屠龙记》,虽然期望颇大,但所获得的成功颇小。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布局是这样的,一把屠龙刀,一柄倚天剑,含着郭靖夫妇留下的《九阴真经》、《武穆遗书》的惊天大秘密。然后是一个反抗元朝的明教,写明教作为魔教,与武林六大正派的大厮杀。(呵呵,明教是反抗元朝的起义军组织,怎么会被六大派这么多有智慧之人认为是魔教,想象力过头了吧。)然后是最有价值的主角生活,写了张无忌一长段流浪经历,得奇遇成功,长大,与张敏邂逅相爱,颇有些新创意的是周芷若这个女人,像周芷若这种性格的狠辣女子,算是金庸写作人物上的一个小突破。再说多的话,只能说《倚天屠龙记》这部书作为娱乐好看之余,它的价值并不太高,绝无《射雕英雄传》与《神雕侠侣》那么经典。试想东邪西毒的设定,杨过与小龙女的师徒爱情,这些设定全部写过了,金庸又不想复制下来,只能把传奇人物的恩怨生活改一改,如谢逊与其师成昆的恩怨,带着成昆与阳顶天恩怨的秘密,又如明教杨逍与纪晓芙的爱情夹杂与灭绝师太的恩怨,又如范遥与金花婆婆的爱情,好多人物都写有幕后故事,但就是不如东邪西毒经典。这也没办法了,金庸当时又看不到现在这么多网络小说的内容,只能施尽才华,写到这一地步了。

     

    1961年,《鸳鸯刀》:

    这书又是一本短篇小说,我看完了,但没什么印象,只模糊记得,好像是什么与《鸳鸯刀》有关的爱情恩怨故事。

     

    1963年,《连城诀》:

    金庸估计也是知道自己能写的都写了,人物,故事,感情,生活,似乎都写绝了。于是他不知如何,就想到写一本人间无比丑恶的书了。《连城诀》这书主题,有个大秘密,什么《连城诀》关乎一个宝藏,什么《连城诀》与武功连起来,然后还有一个为主角狄云安排的盖世武功《神照经》,这些套路也没什么,金庸惯于编织这些。主要的是,《连城诀》这本书里几乎没一个好人,除了主角狄云,其它任何人都非善类。戚长发、万震山、还有个叫什么的三个师兄弟为了一本《连城诀》,谋害师傅梅老头,陷害狄云的万震山小妾,狄云师妹戚芳误会狄云而改嫁万圭,狄云入狱后逢到的丁典的故事更是恶到绝顶了,丁典与林霜华相爱,但那林霜华父亲林知府为了丁典的《连城诀》,而将丁典陷害进监狱,慢慢逼审,得不到《连城诀》后还把自己女儿活活钉死在棺材里,哈哈,如此坏人岂不生生再现了中国历代封建社会那种种丑陋恶绝之事……《连城诀》写尽坏人,唯独写了几个与狄云凑到一起的好人,丁典是好男人,水笙是好女人,还有颇令人叫好的是,那个被正派称为淫贼邪魔的血刀老祖,大大威风了几把,把正派“落花流水”四大顶尖高手杀了个落花流水,更令花铁干丧胆之下,给血刀老祖下跪求饶,任由筋疲力尽大展骗术的血刀老祖点了他穴,而花铁干逃生之后又自命正派领袖人物,说什么来铲除奸魔的追杀血刀老祖,如此可耻人物,竟然是江湖正派四大领袖之一,又是顶尖高手之一,哈哈,真的是高俅、董卓再世了……

     

    1963——1966年,《天龙八部》:

    估计是创作了《连城诀》,令金庸脑袋焕然一新,居然在写尽人物设定、故事布局之后,再创奇迹,写出了《天龙八部》这部荡气回肠的武侠巨作。这书有三个主角,段誉,乔峰,虚竹,写段誉时长于男女情事,这段誉从一开始邂逅钟灵,接着是木婉清,然后是王语嫣,一直以来发生的故事都与美女有关。尤其是段誉遇着王语嫣,看她背影,深深震撼于她的美色,称王语嫣为神仙姐姐。《天龙八部》整部书里,写段誉仰慕王语嫣的爱情,都把段誉写得很痴心,有点情圣的感觉。我估计是金庸写了《神雕侠侣》的爱情自己也很满意,所以写段誉时,蓄意用了杨过与小龙女那种爱情的手段,特意把段誉设定得痴情,体现一种神圣爱情的思想。

    写乔峰,则是写大国之情,乔峰被设定为一个爱国的豪杰,却是契丹人,但等乔峰知道自己是契丹人后,仍然爱着宋国,也爱他的本来民族契丹。我与人qq聊起的时候,似乎听到很多人说喜欢乔峰,说什么乔峰很豪情壮志。其实乔峰的性格是很豪情的,但像乔峰这种江湖打滚的汉子,是与金庸这种书生很不搭架的,所以金庸写的乔峰并不见如何生动。似乎是金庸没写出乔峰的灵魂,因为金庸本身没混过江湖,他没能写出乔峰这种人该有的江湖舔血的性格。估计金庸写乔峰,是搬岳飞那种人物,感觉着去写的,实际上乔峰类似李小龙,金庸是理解不了李小龙那种灵魂的。

    虚竹,我觉得是三个主角里写的最失败的一个,他平平无奇,长得丑陋,毫无什么特殊的地方,看了后觉得很平淡,提不起劲。事实上分析下段誉乔峰两个主角特殊引人的地方,段誉是情圣,引人,乔峰爱国,引人,可虚竹就什么特殊的引人处也没,故而这个人物故事塑造得很失败。

    金庸写《天龙八部》最有突破的地方,我估计是武功和人物。武功上的创意有,北冥神功可吸收别人内力,六脉神剑可弹射剑气,其它鸠摩智的小无相神功,天山童姥的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,折磨三十六岛主的生死符,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这么多绝世武功出现在一部书里,使得这部小说的武侠世界很大气。人物的创意有,四大恶人,莫容世家的复国之梦,段正淳的风流,马夫人的骚荡,游坦之的痴情,阿紫的邪恶,鸠摩智的功夫迷,各般异怪人物在书里大放异彩,形成很大气的武侠世界。我想,《天龙八部》之所以很有名,当得上金庸一大巨作,该就和这些功夫、人物、剧情的大气铺展有关吧。

     

    1965年,《侠客行》:

    金庸的小说都有个规律可循,凡是写长篇的,都是他有好创意好构思而写的,凡写短篇的,都是没充分准备好的。《侠客行》这书算是中篇,里头也没什么布局设定,人物不怎么样,故事就只有一个侠客岛离奇一点,其它什么的都平平无奇,唯独剩下一个商业价值,写狗杂种那乞丐逆袭成为高手的商业故事,还算成功,这书我也看了两三遍。

     

    1967年,《笑傲江湖》:

    金庸写书向来文笔、故事、人物的基本功很好,所以碰到他没什么大创意的书,比如《笑傲江湖》,那就只能说说他的基本功,把文笔、故事、人物写的如何了。《笑傲江湖》的人物有,一心复仇的林平之,伪君子岳不群,为武功不顾一切的东方不败,这三个人物编得很有特色,深入人心。另说武功,辟邪剑法,葵花宝典,独孤九剑,虽说构思得也不见得传奇,但这些设定,用来比较其他武侠作家来说,还是了不起的。

     

    1969——1972年,《鹿鼎记》:

    《鹿鼎记》是金庸写的唯一一本搞笑的书,也是唯一一本面向现实,写的类现实文学性的书。金庸自己可能打算好了,《鹿鼎记》是自己最后一部书,写完,以后就封笔不写了。所以《鹿鼎记》该是金庸写的很认真的。金庸一生写《射雕英雄传》、《神雕侠侣》、《天龙八部》,屡有突破,造就了一个个大气澎湃的武侠世界。他也知道能写的都写了,该写的都写了,再没什么新创意好写了。所以写《鹿鼎记》,他完全抛开了武侠世界,而以文学性手法,把《鹿鼎记》写得很真实。《鹿鼎记》里的清朝社会,皇宫风貌,金庸都写得颇为真实,尤其是塑造起韦小宝这个人,金庸更是深入古代官场那种如鱼得水的油滑境界,刻画了韦小宝这一混官场的人物。可以说,《鹿鼎记》是写的很真实的,而真实类小说往往难写。金庸写这封笔大作,也算是煞费苦心了。

     

    1970年,越女剑:

     

    这一短篇小说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看过一遍,不是长篇的,往往都不是金庸写的最好的,就不必多说了。越女剑该是金庸边写《鹿鼎记》,边闲暇创作的,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  • ↑上一篇:没有了!
  • ↓下一篇:没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