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首页新闻位置五
【点评】红楼梦
作者:我不可知

  • 记得少年上学时,某老师就说,中国四大名著里,乃算《红楼梦》文学性最强。那时我不仅没辨别是非真假的能力,连看小说,也只凭感觉,毫无鉴赏书籍好坏的能力。但或许老师所说那话,震撼过我,所以时过境迁,我尤记得那话,并且在以后的赏析小说里,也常翻下《红楼梦》,或有意或无意的想考证《红楼梦》是否第一?哪里第一?后来凑巧,我遇见了一本专门精缩世界名著的故事的小说集,得以窥见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,颇被吸引,但后来去读原版,就觉得曹雪芹的文笔太过晦涩难懂,字多事少,给我以啰啰嗦嗦的感觉,所以屡次翻阅该书,都读不了几段。试想书店这么多世界名著,我干嘛要舍长取短,偏要用很多时间去读此书呢?若我为学“文笔”,《红楼梦》的写法既让我不想读,我又何必学这种写法,导致以后我写的书也像这种写法,卖不出去,使读者厌烦,那我不是完蛋了么?

    其实,现今我文笔大成,自有神格,一方面读起《红楼梦》毫不费力,一方面自己的写法也不会受其影响,我对《红楼梦》的评价,也非常的客观了。

    我之所见,《红楼梦》的文学性确实乃四大名著里最强,老师没有说错,但老师错在利用了当下常人对“文学”与“小说”的理解模糊,说的话给学生错以为“文学性”乃指“小说性”,也即让学生误会为《红楼梦》是四大名著第一了。

    事实上,文学乃“文字学”,可以解释为“语言的艺术”,但不能归类于小说。而小说乃“故事学”,可以解释为“幻想的艺术”,所以文学与小说是分开的。之所以社会上很多人指一本书为文学作品,是因为小说由文字构成,确实有“文笔”一说,所以若说这部小说的文笔如何,思想意义如何,等于说它的文学性如何,那么就把这部小说当作文学作品了。

    小说与文学最根本上的区别,乃小说属于娱乐品,它是写故事,卖故事,有商业性的。文学则属于学术,它包括文字审美、道理哲学、社会文明各种学术,其尤以文字审美(文笔)为重,所以与商业性有差别,只听说有人常花时间看小说娱乐,没听说谁喜欢研究文学,不以为学习是痛苦的。

    当然,有些文人,写的书既有文学性,有社会意义,又有商品性,能畅销大卖。这如金庸,他的文笔乃是各大学教授也称赞,愿认其为师长的,他写的故事又风靡中国,好多金庸迷。另,《红楼梦》虽说属于文学第一,但因为历史、声望的原因,它又广受学校推荐,从而在当代也能列为畅销书,只是《红楼梦》刚出版时,没名没广告推广下,就没人买,也没人给曹雪芹纸币了,也就不能说是商业小说了。打个比方,要在当代现时,某个人写了一本类似《红楼梦》的书,没名气,没谁给它打广告,那它也是不好卖,不成商品的。

    说《红楼梦》文学性强,乃为它文笔极为隽美,思路清晰,结构完美,它所写的人物、社会均太真实,能还原一个现实世界,它的人物思想、文明哲学均有大师境界,所以它能受国人推崇、赞誉、推广乃天经地义、道德良心之事。但它最大的罪过,当是缺乏“故事”元素,不能娱乐,没人喜欢看,所以没法像真正的商品一样供人使用。而曹雪芹那个时代,又是没小说市场这一概念的,不像现在的网文,有签约销售一渠道,所以估计曹雪芹撰写《红楼梦》也就没想过靠这书发财,改善生活,换做曹雪芹复活到我们这个时代,他也是人,有喜怒哀乐,他也会顺流时势去写类似奇幻、仙侠这样的商品小说的,而以他从文这种功力,只怕他一写流行小说就会比拼金庸,或许还能得个诺贝尔文学奖呢!

    这里有个疑问是,《红楼梦》明明是部章回体小说,是继承《三国演义》的套路的。可是,人家罗贯中写《三国演义》就故事性强,符合小说作为写故事、卖故事的概念,换了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就走向追求文学性、生活性、思想性的路了,这是否说明,曹雪芹走歪路了,还是他认为小说就是文学、文学就是小说呢?

    我想,要在现时代,出了个罗贯中写《三国演义》放在网上销售,又出了个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放在网上销售,那将证明,两本小说必定前者畅销,后者冷门,那在生活的路上就是曹雪芹走错路了。可是,罗贯中和曹雪芹又不是现代的人,他俩写书都为自我修行,压根没商品概念,那么曹雪芹把小说作为实现文学理想去写,也就没走歪路,他也可以把小说与文学融合一起,毕竟不存在商品概念了。

    最后,我想谈下曹雪芹的写作功力。《红楼梦》第一回,讲了个近乎神话的玄妙故事,女娲补天所用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,只单单剩下一块未用,于是引出这块石头已通灵性、自怨自叹、只想下凡的故事。因为曹雪芹作为公认大师,文笔确实好,把这一故事写得异常生动,奇异玄妙,然而主角乃为一块顽石,没法使读者代入,所以,并不十分好看。这让我想起《鬼吹灯》的开篇,同样写玄奇之事,但胡八一祖父的来历故事就好看,引人入胜多了。这当然不是本物天下霸唱写作功力胜过曹雪芹,而是本物天下霸唱所学所见有商品概念而已。实际上,我看《鬼吹灯》的开篇,压根就很像在模仿《红楼梦》,只不过本物天下霸唱追求娱乐性,写得娱乐性而已,真个比较起写作功力,本物天下霸唱还是只够作曹雪芹徒弟。虽然,我看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时还是中年,据说他英年早逝,能在那般年龄写的作品获得文学第一,也算在中国非常了不起的。

    《红楼梦》的开篇,把石头写完,就写实一般书写书里世界的世界背景、社会人物了。有甄士隐、贾雨村两人,身份来历,志趣性格,皆在寥寥数笔中生动呈现,其“真实”,乃为一流境界。只是曹雪芹要写实,根本不给其人物写传奇、奇异,也不给故事写千奇百怪,所以读甄士隐与贾雨村,实在无趣,好似你去看现实环境几个上班族,有什么好看的。只是曹雪芹文笔过于完美,能把这种生活上的琐事,写得清清楚楚,结构完整,使读者佩服而已。这也让我想到当代网文《锦衣夜行》,开篇写杨文轩和环境,同样写人写景,月关就叙述得文笔过于粗糙、不甚优美了,显得其审美境界差曹雪芹很多,另,杨文轩其人物来历性格都很夸张,符合神奇性,好看些,但这道理和《鬼吹灯》商品原理一样,《锦衣夜行》在当代有商品价值,但因写作功力上不行,注定无法流传后世的,也不可能如《红楼梦》般被誉为名著,成为教科书一样。

    《红楼梦》第二回,开始引出主角贾宝玉了,但仍拖拖拉拉的,这也有违当代读者看书只看主角的定理。后来总算写到贾宝玉,仍是各式场景,繁乱人物多个不停,有合唱团的感觉,但合唱团表演能胜过单独歌星表演不?曹雪芹写,贾宝玉何等超帅的容貌,林黛玉初见他大吃一惊,好似哪里见过?这人物塑造上,颇有灵性,比之金庸刻木人,倒是写法略见上乘了,事实上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过于用心,唯一作品嘛,加之又有写自传之嫌,所以在这些微妙细节处胜过金庸,也算正常。但是曹雪芹写贾宝玉与林黛玉,只写人,写情,写生活,不免流向女性作品的“爱情”,所以给男读者看娱乐性又差是不免的了。

    在当代网络小说里,写作,要故事传奇,所以写生活琐碎事乃为大忌。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,偏偏没有各种传奇,只有一些生活琐碎事,然而又令很多读者看下去了,反复阅读,不得不说乃是曹雪芹文笔太过隽美,写作功力太过精深之故。同时,《红楼梦》或可归类于爱情一类的小说,不写冒险厮杀,就写男女爱情,并很痴情,这或许也是它能作为小说达到有人阅读的原因。民国作家张爱玲曾说,她一生有三恨,一恨海棠无香,二恨鲫鱼多刺,三恨红楼未完。可见,她对《红楼梦》的痴迷,达致何等境界。如此一番论述,我忽感好笑,想起《红楼梦》第一回里,曹雪芹所写:此书或可消愁破闷,喷饭供酒。若我哪日有闲情逸致赏析下文学,再细翻《红楼梦》,阅读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描写,还真可“消愁破闷,喷饭供酒”这般大雅呢!

  • ↑上一篇:没有了!
  • ↓下一篇:没有了!